您的位置 : 首页 > 新闻资讯 >

滦南发生一起离奇的“”案

2019-09-06
滦南发生一起离奇的“”案

滦南发生一起离奇的“”案

时 间:2019年09月06日 14:08

详细介绍

  (李跃安 张怀平)将人勒死,然后伪装现场,精心制造一个受害人的假像。迁安一男子自以为巧妙的伪装能够蒙蔽所有人,但他却没想到有着“火眼金睛”之称的,很快便识破了他的伪装,做案后仅仅3天,他便落入了公安机关的法网。

  兄弟一直在外省打工,侄子也在外县上学。所以兄弟家里只有弟妹柳某(女,39岁)一人。平时弟妹喜欢张扬,但这几天她却安静得出奇,不仅一连两天没看到她的身影,就连她家的大门也一直紧闭,敲门也没开,手机更是打不通,就好像家里没人一样。可自己明明记得前天下午还见过弟妹一次,而且这两天也没见她外出。汪某觉得十分怪异,也有些不放心。因为在外打工兄弟曾经交代,弟妹一个人在家不容易,希望他这个哥哥能多帮助、多照应。难不成弟妹娘家有什么急事回娘家了?1月22日,汪某找到了邻村弟妹的娘家,想打听一下弟妹是不是回家来了。

  “哦”张某含糊了一声,继而说道:“她是回来了,不过今天不在家,去她姨家了。你要是有啥打紧事儿,就去她姨家找找,要不我打个电话也行。”

  “也没啥急事儿,我就是有些不放心。既然她回来了,我也就放心了,你忙你的,我回去了”。汪某听了张某的回答,放心地回到了家里。但他却不知道,张某却是对他撒了谎。

  1月22日傍晚,两个身影悄悄来到了柳某家的后门,用钥匙打开门后,进入了房子的厅堂。厅堂里静得出奇,一片漆黑冰冷。一个身影唤了两声“闺女”,见没有人应声后,摸索着找到厅堂的开关把灯点亮了起来。随后,便径直向柳某日常居住的东卧室走去。卧室的门是虚掩的,由外向里敞开了一道缝隙。但当来人用手推门时,却感到有什么东西将门挡在了那里。向里看时,只见门里边的把手上挂着一个绳套,而绳套下面却牢牢套在一个人的脖子上,看那面孔分明就是失踪了两天的柳某。

  “闺女,你这是咋滴啦?”来人惊呼一声,连忙蹲下身子把柳某抱在怀里哭叫着,同时向门外的人喊了一声:“老头子,快,闺女出事了?快来看看还有没有救!”

  与其同来的身影听到后,立即上前来,两人一起把柳某抬到炕上,发现柳某身体冰冷发硬,早已死去多时,根本不可能救活了。两人哭了一阵,最后商量着要尽快告诉柳某婆家,好让他们早日办理丧事。

  原来,偷偷进入柳某家的两人,正是柳某的父母。他们知道闺女平时生活有些随便,今天汪某找到他家时,他们以为闺女又惹了什么麻烦,所以就扯了个谎。待汪某走后,两人总觉得不放心,所以决定晚上到闺女家来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没想到却发现闺女竟然在家中“上吊”了。

  “你们今天下午不是还说她去她姨家了吗?这才过了多会儿怎么就在家里上吊死了?”当汪某得知柳某吊死家中的事情后,明显十分震惊,对来告知消息的两人也是埋怨不已。

  柳某的父母把原因向汪某解释了一下,最后说:“他大伯伯,现在不是埋怨我们瞎掰(说谎)的时候,你还是紧着通知一下婆家其他的人,紧着把人入土才行呀”。

  正在大家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的村长来到了柳某家里,一边阻止继续准备丧事,一边说:“出了非正常死亡这样的大事,你们不报告公安机关却自做主张?赶紧给公安局报个案,要办丧事也得公安机关备了案以后才能办”。

  1月22日19时许,滦南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的电线分钟后,接到报案后的滦南县公安局、局长于建强、政委张连生、副局长王仲存、大队长王景山等人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并立即组织刑侦、法化人员和长凝派出所民警详细勘察现场。

  有着近30年工作经验和高级主检法医师资格的王景山在对尸体进行尸检后,从死者颈部两条相交的勒痕初步判断这可能是一起他杀而非案。

  经一夜现场勘查,结合市局支队的尸检结果以及调查访问的情况。最终办案民警得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结论:柳某系他杀而非。死亡时间应为1月20日早上5至7点之间。现场系犯罪嫌疑人企图逃避公安机关侦查而伪造的假象。

  为了打开案件侦破工作的突破口,局长于建强、副局长王仲存连夜召集人员对案情进行了专题分析。通过综合各侦查员掌握的情况以及群众反馈的信息,抽丝剥茧,条条进行分析整理,最后采取排除法推断犯罪嫌疑人杀死柳某的原因,从而确定侦查方向。

  死者生前与他人无任何矛盾纠纷,排除仇杀;死者家庭虽然比较富裕,但犯罪嫌疑杀人后除拿走了死者身的金佛项链和两部手机外,未对室内进行翻动,一些贵重物品也原封未动,排除图财害命;死者除颈部外无任何伤痕,说明生前未与犯罪嫌疑人生发搏斗,排除斗殴致死死者生前性格张扬,个性开朗;死者生前交往复杂;死者生前喜欢上网,爱交网友且曾和多位网友见面等等诸如此类的假设和与柳某相关的信息一条条被梳理出来,经过最后的合理推断,结合柳某的被杀时间,专案组人员得出一条重要结论:犯罪嫌疑人与柳某熟悉,且关系亲密。因为从上面的种种分析来看,只符合这个条件的人,才可能在那么早的时间进入到一个单独住宿的女人家里,也只有符合这样的条件人才能在柳某毫无防备和反抗的情况下将其杀死。鉴于这条结论,专案组也确定了具体的侦查方向。

  通过连续两天的大量摸排工作,办案民警终于从死者柳某的两名乐亭籍网友那里得到一条重要线索。柳某生前与迁安的一名郑姓男子关系十分亲密,好像是男女朋友一样,而且前不久还曾让他们开车拉她去迁安找过郑某。侦查员辗转到了迁安,通过对郑某及其关系人的调查发现,郑某曾于1月20日这天与滦南的朋友有过联系,且其当天也去了滦南。信息反馈到专案组后,专案组通过调查得知当天约郑某来滦南的正是死者柳某。种种迹象表明,郑某(男,44岁,迁安市人)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线日下午,滦南县公安局专案组民警在市局有关部门的帮助下,将郑某在迁安市区锁定,并顺利将其抓捕归案。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郑某交待:其与柳某于两年前通过上网认识,逐渐发展成长期的不正当男女关系。1月20日晚,郑某应柳某之约再次住到柳某家中。21日6时许,柳某起床后突然说要借5万元钱。但郑某本是无业游民,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所以就没有答应。后来,柳某便把5万降低到了2万,并威胁说如果郑某不借,就到法院告其。柳某的威胁让郑某产生了杀人灭口的念头。他拿出一张空白的,骗柳某说里面正好有两万元钱,等吃过早饭后两人一起去取出来。柳某被他的谎言安抚下来,便说:“算你识相。我去做饭,吃过饭后我们就去取钱”。就在她刚刚一转身之机,郑某趁其不备突然将保暖上的绳带抽出,狠狠勒住了柳某的脖子,直至其死亡。在潜逃之前,郑某顺手“抢”走了柳某的金佛项链和手机。

上一篇:在香港看什么新闻 下一篇:网易新闻官方下载

人物观点